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网站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华山艺苑
华山艺苑

过年与压岁钱

发布日期:2019-01-09     信息来源: 富平公司     作者:姚树叶     浏览数:383    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 记得小时候,天天盼着过年,除了有好吃好喝的,还可以穿母亲熬夜为我们缝制的新衣、新鞋。最令人兴奋的就是父母亲给的压岁钱。
        大年初一早上,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摸摸枕头下面,一定会有父母亲早已准备好的五角或者一块的压岁钱,别看钱不多,对于那时的我可是一笔巨款,三分钱就可以买一包瓜子,五分钱就可以买一挂100响的鞭炮,鞭炮舍不得一口气放完,总要拆开后一个个的放,那时候为了寻乐子,找刺激,常常把一个炮插在路边小孩拉的屎上点着,然后快速跑开,跑得慢的小伙伴,往往被炸得满身是屎,现在想起来,那时的我们真是不折不扣的“熊孩子。"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一转眼到了1985年,我到外地打工,临近春节,我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,200多元的工资,我马上跑到邮局给父母寄去了100元,可以想象到,当父母收到汇款后,一定会非常喜悦的。我心中充满了自豪和满足。在过去的20多年里,每逢春节、中秋佳节,都会给父母亲寄钱,我只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父母,我在外地挺好的,请放心。
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父亲也有退休工资,家里也不缺这点儿钱,而且每次回家,都要为此事数落我一顿,但我依然我行我素,说到底只是为了寻求一点点反哺的慰藉和满足自我的心理,比起我的哥哥姐姐,我做的还远远不够。正是因为他们在父母身边精心伺候,我才能在外地安心创业。
        2005年春节,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,那一年春节是最热闹的,老老少少20多口人, 吃了团圆饭,照了全家福,除夕之夜我趁父母酣睡之际,悄悄地在他们枕头下放了800元压岁钱,祈盼能压住父母的岁数,让他们永远不要衰老,长久相伴子女,享受甜蜜生活。
         每一次短暂的相聚,离去的时候,总是最脆弱的,当父亲拄着拐杖,佝偻着身子,站在路口送我上出租车的时候,我都没法控制我的感情,一上车我就催促的哥快走,我不愿让父亲看到我流泪的样子,车一开走,眼泪鼻涕如同开闸的洪水,以至于无法说话,的哥问过好几遍:“去哪儿”?我都无法应答。后来的离别,我吸取经验,坚持不让父亲送我,但父亲执意要送,父子俩就这样僵持起来,父亲怕我误车,首先妥协了,我慌忙的赶紧出门,往前走,不敢回头,但我可以感觉到父亲还在胡同口拄着拐杖,佝偻着身子,望着我的背影,我没有勇气回头验证,因为我的眼中早已噙满了泪水。
        又快过年了,又该给父母亲寄钱了,可是他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了,往事恍惚一梦,梦醒之时,骤然生出无限遗憾和惆怅。如果父母亲还活着,该有多好啊!我会给他们买新衣裳,我会领他们下馆子,我会带他们去旅游,我还会给他们发红包……
        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(富平公司 姚树叶) 

上一篇:“改革开放40年 生态水泥在奋进”职工摄... 下一篇:母 亲